金粉交尾

林氏艰难起身,跪到地上冲着林得胜道:“林叔,求你为我们娘几个主持公道!这个家,我们是待不下去了!”裙子上的血迹,似乎在控诉着林氏所遭受的不幸,无声的指责着许氏。
“大海媳妇,有话起来说。”林得胜瞄了许氏一眼,那意思仿佛是许氏自己在自寻死路。金粉交尾
林氏不起身,只道:“林叔,大家都在一个村里住着,我们一家子是什么样的人,全村人心里都有数!大海常年不在家,挣的钱全都上交,一文不留,家里有什么事,都指不上他。家里活多,多干些,少干些,我都不怨,只是三个孩子平时没少干活,可是却吃不饱,穿不暖。文儿吃药,我公婆不给钱,要不是李大夫接济,我都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挺到今天,还有三丫,前一阵子差点被她姑打死!虎子呢,被他奶打得发了高热,折腾一宿。我,我这个当娘的没用,今天差点被小姑子打死,我护不住孩子们,只求林叔给我们作主,把这个家分了,给孩子们一条活路吧!”她一边说,一边哭,几乎跪不住了。金粉交尾
周小米连忙跪下来,给林得胜磕头道:“林爷爷,求求你了,给我们分家吧。”金粉交尾
周翼虎和周翼兴都跪了下来。
许氏气得不行,“反了天了,反了天了。”她一屁股坐在炕上,嚎啕大哭,“一窝养不熟的狼崽子啊!不孝的东西啊!”
林得胜皱眉,跟着王氏来的两个妇人看许氏的眼神像看着怪物似的。金粉交尾
周家大房响起一阵哭嚎之声。

国产剧推荐